川普先生已经卸任美国总统了,现在可以对其进行盖棺定论性的评论了。 纵观川普先生在任期间的履行职责的行为,可以总结出一些东西来。 第一, 川普致力于发展本国经济,提高底层劳动者收入,保障美国普通人的利益。这一点儿为他赢得了大批坚定的支持者。 第二, 川普致力于打压中共,并力求让中共为其盗窃世界各国尤其是美国的IP,即知识产权的行为负责。并为中国由于政府补贴从美国获得的巨额贸易逆差负责。由于中国政府广泛对出口进行贸易补贴,从而在出口中获得了巨大的竞争优势,虽然各国平民在消费时获得了实惠,但中国政府获取了巨额的外汇,而这些又帮助中国政府形成强大的谈判实力和行动力。尤其是在钳制国内舆论,增强GWF,并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经济实力,扶持新兴高科技企业,对世界其他国家进行信息收集等行动。所以,川普的这张牌打得好。而且效果显著。 第三, 川普对国内腐败的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派展开了揭露行动。在推特等高效传媒的帮助下,很多过去被捂的严严实实的事件和真相,逐渐被揭露了出来。相当一部分美国民众和世界民众觉醒了。但是,这个方面是川普最失败的。虽然他提名了三名共和党最高法官,和众多的共和党籍巡回法庭法官,在最后选举舞弊的诉讼中,最高法院高比例判定不接受诉讼。说明了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美国国内民主党为代表的腐败势力 — 即白左,比他们显露出来的要强大的多。而川普对此缺乏认识。这也是他后来竞选失败的根本原因。直到现在,川普也没有完全认识到白左的力量,他还在组建爱国者党,准备进行下次选举呢。

川普先生已经卸任美国总统了,现在可以对其进行盖棺定论性的评论了。

纵观川普先生在任期间的履行职责的行为,可以总结出一些东西来。

第一, 川普致力于发展本国经济,提高底层劳动者收入,保障美国普通人的利益。这一点儿为他赢得了大批坚定的支持者。

第二, 川普致力于打压中共,并力求让中共为其盗窃世界各国尤其是美国的IP,即知识产权的行为负责。并为中国由于政府补贴从美国获得的巨额贸易逆差负责。由于中国政府广泛对出口进行贸易补贴,从而在出口中获得了巨大的竞争优势,虽然各国平民在消费时获得了实惠,但中国政府获取了巨额的外汇,而这些又帮助中国政府形成强大的谈判实力和行动力。尤其是在钳制国内舆论,增强GWF,并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经济实力,扶持新兴高科技企业,对世界其他国家进行信息收集等行动。所以,川普的这张牌打得好。而且效果显著。

第三, 川普对国内腐败的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派展开了揭露行动。在推特等高效传媒的帮助下,很多过去被捂的严严实实的事件和真相,逐渐被揭露了出来。相当一部分美国民众和世界民众觉醒了。但是,这个方面是川普最失败的。虽然他提名了三名共和党最高法官,和众多的共和党籍巡回法庭法官,在最后选举舞弊的诉讼中,最高法院高比例判定不接受诉讼。说明了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美国国内民主党为代表的腐败势力 — 即白左,比他们显露出来的要强大的多。而川普对此缺乏认识。这也是他后来竞选失败的根本原因。直到现在,川普也没有完全认识到白左的力量,他还在组建爱国者党,准备进行下次选举呢。

第四, 川普退出了许多国际组织,致力于为美国革除不必要的经济和道义负担,贯彻美国优先的孤立主义传统。这总体来说是极好的。毕竟大多数国际组织被白左控制,美国在这些组织中,实际上是被利用的。包括联合国,都是邪恶组织。联合国的纲领事实上是伊斯兰教优先的。即按照联合国宪章,伊斯兰教shariah法凌驾于其他任何法律之上。所以,退群就退吧。但是,此举大大得罪了白左势力。而川普到现在都没有认识清楚白左的力量,决心和成分。

白左根本上是靠一套价值体系聚合起来的松散的联盟,缺乏严密组织,但他们确实会基本协调一致的行动。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表现出强大的力量。比如,高科技行业联合封禁Parler。再如,各大媒体平台联合封禁川普账号。等等

川普先生虽然出身传统的保守主义家庭,但是,他所受的教育,仍然是左派的。所以,他的行事风格还是多少带有左派痕迹的。比如在Covid-19盛行的2020年3,4月份,他口口声声的说这是“China Virus”,这就是典型的美国民粹右派。但是,在与左派论战时,他又完全按照左派的规则迎战,这样自然无法战胜对方。所以,他的失败是注定的。

川普先生虽然竭力恢复基督教传统价值观,极力夯实美国保守主义传统,但是,他不太了解基督教的缺漏,也低估了金钱性和权力的腐蚀作用。随着科技的发展,基督教的缺漏暴露的越来越多,这使得他们麻醉人心的力量越来越弱了。而美国人的人心,在持续八十年的花天酒地铺张浪费的浸泡腐蚀之下,再加上自平博毒念的渗透,几乎已经难以找出对这三样免疫的精英了。 所以,就算他往高等法院和巡回法院提名了许多法官,也挡不住民主党的全面胜利。

美国大部分人,包括华川粉们,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他们的敌人是谁。中共有那么大的力量吗?中共要是能够左右美国,那美国早就完了。是美国内部出了问题!美国左派偶尔会联合共匪行动。左派的力量大到超乎人们的想象。

如果没有大的变数出现,左派会在美国和世界持续胜利的。

川普先生就像大战风车的堂吉诃德一样,真挚又滑稽,血勇中带着落寞。

--

--

Part 2 列梅毒到普丁 假如说世界上有魔鬼的话,那么,已经确认的属于现代的有四个:纳粹,法东斯,伊斯兰和the Liberals。但是,事实上,从古至今一直绵延下来的,有一套制度,其邪恶甚于上述四种,由于它来自古代,故虽然绵延至现代,但是并未列入现代魔鬼之中,这就是东方专制。 东方专制在华夏的核心是外儒内法(商君书),现代之后加入了红教。在罗刹则为沙文主义加恐怖,现代之后加入了红教。故此,神州的专制主要祸害了自己国民,罗刹的专制主要祸害了周边国家。 红教在罗刹落地生根之后,经过初期磨合 — 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之争,高尔察克等带来的麻烦之后,由于专制教育下的国民顺服权力的本能,很快便稳定下来,从此之后,罗刹好似开挂一般,火力全开,国力蒸蒸日上。然而,由于其本性使然,罗刹在国际社会,一直展示规则破坏者的面目。正如某国现在一般。 在东方,独裁者列梅毒为了稳定形势承诺返还帝俄时期侵占中国的一百五十多万公里的土地,一当形势稳定之后,就撕毁承诺。对内,因为斯大林违反自然规律开发西伯利亚耕地导致饥荒,按计划调拨苏维埃粮仓优克兰粮食,导致该地区饿死数十万人。红教是泯灭人性的,所以这里发生了众多举世震惊的惨案,比如肃反,卡廷,切尔诺贝利等。

(2020–07–04 08:43) 左派不自量力,从卢梭开始,一帮自大分子,妄想给世界一切疑难杂症开一个一揽子清单,以解决世间纷争。实际上他们除了增加了仇恨之外,什么好处都没有带给世界。所谓的法国自平博大革命,以狂妄始,必以仇恨终。 一百多年自平博运动,结出许多毒果,除了前面论述过的女权主义之外,民族自决是第二个。所谓的民族自决,从理论上到实践上,除了带给列国仇杀之外,什么用都没有。假如一个人始终怀抱赤子之心,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思想的。下面我们从理论上和事实上进行说明。 首先,什么是民族。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它关系到谁适格可以自决的问题。有人会说,人类学和民族学等等,给出了具体的标准确定一个民族。即达到哪些条件可以称为一个民族。但是,请诸君明白一个基本道理。这些所谓的条件和假设,都是建立在他们自己的白左的理论体系之下的。换句话说,就是说,假如我不承认它的基本假设,比如盲目平等,盲目博爱,那么,他们的假设根本就是错误的。再具体一点儿,比如,男女平等我认为是应该的,但绝不的按照白左制定的标准。而是按照写在希伯来圣经中的神的标准来平等的。所以,我并不认为现实中男女不平等有多严重。相反,除了伊斯兰国家,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女性过于狂妄,已经有了自取灭亡的征兆。再比如,博爱,我也无法认同。当然这个问题就更大了。此处先不论。简单点儿说,白左在他们的人类学和民族学所列出来的条件,在我看来,是无效的。是瞎写的。胡编乱造的。信它的人,无非两种,一种是极端自私自利的,拿来为自己谋私的。另一种是真蠢,被彻底洗脑洗傻的。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simon(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86790647/ 基督教认为,犹太传统中的救世主弥赛亚就是耶稣,而弥赛亚的希腊语发音近似基督,所以,他们就自称为基督教,其实是“救世主教”的意思。 然而,称耶稣是基督,并列举出旧约中众多的预表,其实是一种牵强附会。因为,按照犹太传统的救世主的基本含义,弥赛亚的来临预示着人类的得救,人类自始主亚当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而悖逆犯罪与神隔绝以来,将重新纯洁的归回上帝。 但是,耶稣降生以来,并没有这个功效。所以,说耶稣是基督,这不是事实。 基督教将耶稣崇拜和正宗的上帝崇拜联系在一起,这是一大创举。耶稣崇拜虽然是偶像崇拜,比较低端,但是,上帝崇拜乃是十分艰深真实的。所以,初入门和入门很久但不求甚解的基督徒,会给人非常差的印象,无论是道德水平还是修养或者灵性。但是,如果是愿意学习,愿意进步的,那么也会有很高的水平。因为,其枢纽在于,前者学习的基本都是新约耶稣崇拜的内容,而后者学习的大部分都是旧约上帝崇拜的内容。所以,基督教实际上是个大杂烩,它将十分粗俗的人和非常崇高的人都结合在了一个宗教里。它的优点很大,只因它拉低了入门的门槛。使得只要有决心,都有机会接近上帝。从而给了世界上大多数外邦人以机会,即福音。